• <option id="4eccg"></option>
  • 北京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返回首頁  
    微信圖片_20210507163415.jpg
    資訊首頁 | 熱點新聞 | 協會在線 | 頭條關注 | 企業資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資訊 > 頭條關注>正文
    高層經濟思路現重大變化:首提“供給側改革”
    文章來源:智谷趨勢  2015.11.17
      11月10日,當年輕人忙人啟動雙11購物狂歡時,管理中國經濟事務的最高機構開了非常重要的會。
      時隔九個月,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重回公眾視野,高層在會上首次提出"供給側改革",簡單五個字,透露的信號卻很重大。它顯示高層的經濟判斷和治理思路出現調整。
      有分析人士認為,出口、投資、消費"三駕馬車"的提法正逐漸從官方話語體系淡化,"供給側改革"成為未來一段時期的重點。
      "供給側改革"是個新提法,此前較為少見。
      習近平的原話是:"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
      通俗解釋一下這個新概念。之前,中國側重于需求端管理,要刺激經濟,首先想到的是擴大需求,增加消費。
      但供給側同樣有很多改進的空間。比如北京出租車總量供給不增加,只是提價、增加油補,仍解決不了打車難問題。
      樓市,政府調控效果多年不達預期,原因在于只著力于打壓需求,而不是擴大房地產的有效供給。
      FT中文網此前的一篇分析說,強勢機構通過人為制造"供給短缺",從中獲取超出正常水平的稀缺性溢價的現象仍普遍存在于經濟中的很多領域,這直接侵害了作為需求方的廣大民眾的利益。
      今年 10月10日,中央財經辦公室主任劉鶴到廣東調研時強調,要更加重視供給側調整,加快淘汰僵尸企業,有效化解過剩產能。劉鶴是習近平極為倚重的經濟智囊,他1個月前的廣東之行可謂中央本次首提"供給側改革"的先聲。
      供給側改革,就要從生產、供給端入手。僵尸企業的普遍存在已經成為國民經濟的吸血鬼,過剩產能成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沉重累贅,劉鶴提"供給側改革",有的放矢,是對當前中國經濟開出的一劑藥方。
      11月初,民生證券管清友和朱振鑫在一篇流傳甚廣的文章《應對當前經濟形勢的八條對策》,明確提出解決當下經濟的問題,要"平衡需求側擴張與供給側改革之間的關系"。
      從民間到官方,"供給側改革"出現的頻率在增加,甚至成為最高經濟決策機構的新思路,期間透露的信號是很豐富的。
      信號之一:經濟主要矛盾發生變化。
      "投資出口占比太大,消費占比太小"的時代正在遠去,而"供給跟不上需求"正凸顯經濟增長的重要障礙。"供需不匹配",是理解"供給側改革"最基本的背景。
      當下中國消費品供需正面臨著不可忽視的結構性失衡。
      一方面,傳統的中低端消費品供給嚴重過剩,如衣服鞋帽玩具等消化不了,價格持續下滑;而另一方面,高品質消費品供給不足,中國居民在海外瘋狂掃貨,馬桶蓋也要奔赴日本購買。
      按照國際經驗,人均 GDP在8000 美元左右時,消費結構將從生存性消費向發展型消費升級,而當前中國人均 GDP已達到7800 美元,可是供給側遠遠尚未對發展型消費升級做好準備。
      "供需錯位"已然成為中國經濟持續增長的最大路障。民生證券管清友和朱振鑫認為"供給不足"和"需求不足"是當下最大的問題:
      當下的問題一是供給不足。
      服務業、高端制造業、中西部和農村地區基礎設施的供給依然嚴重不足,很多人為了購買一份心儀的體檢產品或一個馬桶蓋而遠赴海外,但也有很多城市卻每每在暴雨之后成為水城。這種短缺不可能單純依靠凱恩斯主義從需求端去解決。
      二是需求不足。
      傳統工業的產能過剩依然嚴重, PPI已經連續43個月負增長,煤炭、鋼鐵、水泥等企業苦不堪言。產能過剩的實質仍然是產需不匹配,這種過剩也不可能單純依靠里根經濟學從供給端去解決。我們需要平衡需求側擴張與供給側改革之間的關系,一手擴張不足之需求,一手改善不足之供給。
      "供需不匹配"的經濟新矛盾是我們理解 "供給側改革"的一把鑰匙。
      信號之二:消化過剩產能會提速。
      劉鶴10月份調研廣東時提"供給側改革",主要就是針對消化過剩產能而言的。多個行業、多個地區的產能過剩正引起各方的擔憂,它可能引發通縮、失業、經濟動力不足等一系列風險。
      習近平在昨天的財經會上也明確"要促進過剩產能有效化解,促進產業優化重組。要化解房地產庫存,促進房地產業持續發展。"
      過剩產能已成為制約中國經濟轉型的一大包袱。產能過剩企業會占據大量資源,使得人力、資金、土地等成本居高不下,制約了新經濟的發展??梢灶A計,十三五期間,中央很可能會出臺重磅措施解決"產能過剩"的問題。
      有分析者指出,未來去產能主要有三大路徑:
      1. 加快企業并購重組,提高行業集中度;
      2. 擴大出口,通過一帶一路戰略等開辟新的市場,從需求端加快去產能;
      3. 加快產能輸出,將工廠遷移至中亞、非洲等國家,在供給端消化產能;
      目前房地產行業也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即"庫存過多",而房地產行業依然是國民經濟增長的一大支柱。在這樣情勢下,習近平才強調"要化解房地產庫存"。
      民生證券李奇霖認為,政府的房地產政策已經在開始醞釀轉變:
      會議提出要化解房地產庫存,可能采取的措施:
      一是政府購買商品房轉為公租房或保障房;
      二是繼續降低房貸利率減少購房成本以刺激需求;
      三是加快農村人口向市區的遷移聚居。隨著庫存的消化,房地產業的現金流將得到改善,從而有資金繼續開發房產項目或投資其它行業項目。
      信號之三是:服務業的黃金時代到來。
      "供需錯位"的矛盾格局下,"供給側改革"根本上有兩大任務,一是將資源要素從產能過剩的、增長空間有限的產業中釋放出來,二是為提供中高端消費服務的"朝陽產業"輸送更多的勞動力、資金、金融和技術。產業結構大變遷,意味著服務業的黃金時代已經悄然到來。
      服務業是未來中國經濟和社會的雙重穩定器。一方面維持經濟增長,另一方面提供就業崗位。第三產業每增長 1個百分點能創造約100萬個就業崗位,比工業多 50萬個左右。對政府保持經濟增長和穩定就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當下服務業發展的根本瓶頸不是需求不足,恰恰是供給不足。在教育、醫療、金融、旅游等領域,一方面國內抱怨聲不斷,另一方面大批消費者源源不斷地到國外消費。究其緣由,這跟國內服務業供給側的乏力有關。因此,中央強調"供給側改革",加大力度扶持服務業自是題中應有之義。
      中國首富王健林以體育產業為例,說明服務業在中國的巨大空間:
      體育產業在中國只有兩三百億美金的收入,要做到美國現在的規模,還有幾十倍的增長空間,現在中國人都追求健康、長壽,體育產業絕對有大前途。你如果能學會體育營銷、體育經濟、體育傳媒等等,那一定不愁找工作,我們現在找這樣的人都找不到。
      王健林稱,文化、體育和旅游等產業會成為中國經濟的新亮點和投資的機會,這三個行業,起碼今后十年之內,收入都會處在大幅增長的階段,進入這三大行業就有大錢賺。
      從昨天的會議報道來看,習近平為接下來的"經濟結構性改革"分解為四個關鍵點,包括化解產能過剩、消化房地產庫存、降低企業成本、發展股票市場。本次會議安排在十八大五中全會落幕,十三五規劃定局之后,工作重點顯然是轉向規劃的落實。
      "經濟結構性改革",任重而道遠,非一日之功。本次中央首提"供給側改革",短期上是為了應對當下的嚴峻挑戰,長期上是追求的正是一個"供需向相匹配"的新經濟結構。"供給側改革"或許會成為十三五期間經濟改革的主軸。
      從"三架馬車"到"供給側改革",這種話語變化勾勒出中國經濟的演變,消費在國民經濟所占比重越來越大,對供給側的要求越來越高,在倒逼壓力之下,"供給側改革"的效果直接關系到中國經濟轉型能夠平穩落地。
      經濟學博士、中華工商時報副總編輯劉杉認為,以往為了保持一定增速,政府可以通過增加投資來改善總需求,這是典型的凱恩斯主義管理方法。如果轉向改善供給,則未來增長更多依靠勞動和資本等生產要素的供給和有效利用,這是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內容。(嚴九元)
     
    [編輯:姝臻]
    相關文章  
     
    家紡視頻  
    友情鏈接  
    | 協會簡介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隱私權申明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版權所有:中國家用紡織品行業協會 Copyright©2012China home textil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朝陽門北大街18號十層 電話:010-010-85229322   E-mail:service@hometexmail.cn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9980號   京ICP備12044575號-1
    喔美A片,一 级 黄 色 片免费的,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We
  • <option id="4eccg"></option>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